周恩来的留东岁月

作为江浙人,周恩来与周作人一样,对东瀛的生活从一开始就很适应,全无“违和感”。他在当年12月致南开同学陈颂言的信中说:“食日本餐,食多鱼,国人来此者甚不惯食,弟则甘之如饴,大似吾家乡食鱼风味,但无油酱烹调,以火烤者居多。”“日本风俗,不见优美,好在谨言慎行,无不可居之地。倭国虽小,安分克己,尚无不合式也。”为便于饮食,国人咸住中国馆,而周则下宿日馆,住在神田一爿家具店的二楼,“较中馆清静,无喧哗声,便于用功”。10月,入位于神田区仲猿町七番地的东亚高等预备学校,补习日文,准备参加官费考试。按照当时中日两国政府间协定,中国留学生只要考上东京高等师范或东京第一高等学校等学府,便可享受中国政府的官费待遇,基本衣食无忧。

对周青年来说,在南开学校时,已经学过数理化等课程,且均是英文教材,应问题不大,但来到日本后,则面临如何用日语来表达所学知识的难题。当务之急,是如何迅速提高日语水平,以应对官费考试。周恩来每日上课,去青年会阅报,参加同乡和南开校友的聚会,忙得不亦乐乎。在东京,他还重新“发现”了国内出版的《新青年》杂志,经常从友人处借回去读。翌年1月8日,接堂弟来信,得知淮安的叔父周贻奎在贫病中去世的消息,“哀痛异常,不知所以”。升学的压力,身世的感伤,前途的漂泊不定,周青年的苦闷可想而知。他立志发奋苦读,考取官费。“随后搬到一租金低廉的住处,改包饭为零买,每天废止朝食,以节省开支。”(《周恩来年谱》)

 

入住时间:
离店时间:
房间数: 入住人数: /间
用餐人数: 用餐日期: